您的位置:首页 >> 反对邪教 >> 正文
痛心!12年间 年轻女人抛弃家庭败光家业
发布时间: 2020-05-11 新闻来源: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(作者:鲁喜芹)  新闻人气: 72

    误入邪教虽然在一念之间,但邪教带来的伤害却是巨大的。一段误入“法轮功”的经历让我付出了惨重代价,不但导致家庭破碎,还害得我人财两空。

  我叫鲁喜芹,今年51岁,家住在吉林省农安县巴吉垒镇9社。婚后,虽然我们家庭并不富裕,但我和丈夫勤劳肯干,慢慢积攒了一些积蓄。后来,我们又来到县城,干起了小百货买卖生意,凭着苦心经营,生意越来越好。1995年秋,我们在县城买了房子,一家三口过起了令乡亲们羡慕的城里人生活。

  那些年,虽说经营生意很辛苦,但效益也十分可观,孩子也争气,学习成绩很好,一家人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

  然而,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1996年初时,我时常出现头晕症状,后来到医院一检查,被确诊为高血压。当年我才27岁,对于这个诊断结果备受打击。医生告诫我说,高血压病是身体运动量减少,身体脂肪过多引起的一种病变。于是,我就听从医生建议,每天早晚坚持进行锻炼。

  一念之间被拉入邪教

  1997年春的一天早晨,我和邻居张大妈一起到公园晨练时,看到一群人正在集体练功。她指着人群问我,你知道这群人在练什么吗?我说不知道。张大妈说,他们练的是“法轮功”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功法,什么病练了这种功法后,不用吃药就能治好,还能让全家人跟着受益呢!

  我一听就有点心动了。后来,在张大妈的劝说下,我购买了“法轮功”的一些书籍和音像资料学习。刚开始,我练“法轮功”的初衷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想治好我的高血压,对书中所说的“圆满”“上层次”等,我压根没往心里去。所以,我一边练功,还一边坚持吃药。

  后来,张大妈得知我练着功还吃药的事后,就反复劝我不要再吃药了,要靠修炼的诚意感动“师父”,增加功力才能达到治病的目的。

  不过,我并没有把张大妈的说教放在心上,依旧按照医生的要求坚持服药。然而,执着的张大妈却当了一件大事,经常带着三、四个“功友”天天到我的店里劝我,让我不要吃药,一心一意地修炼“法轮功”来解决疾病

  有人来买货时,她们也把买货的人挡开,让他们到其他柜台去买。这样一来,严重影响了生意。于是,丈夫看不下去了,就劝我跟她们出去练功,别在店内影响生意。就这样,我正式地跟随她们一招一式地练上了“法轮功”。

  痴迷邪教付出惨重代价

  在张大妈和功友的教唆和灌输下,我很快被洗脑了,“法轮功”的“圆满”“成仙”“成佛”等想法占据了我的大脑。此后,我便全身心地投入练功,家里的生意不再打理了,孩子也不管了,降血压的药也不吃了,总之放下了一切事务,每天潜心修炼“法轮功”。

 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“法轮功”,我不敢到外面练了,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偷偷练功。在这种情况下,店里的生意全由丈夫一人打理,回到家后,他又要洗衣做饭,照顾孩子,每天很忙很累。于是,丈夫就耐心劝我放弃“法轮功”。

  可是,由于我已经身陷其中,并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,暗地里仍组织“法轮功”人员偷偷摸摸地练功,还外出做些“弘法”“讲真相”等违法活动。期间,我先后4次与几名“功友”到长春、沈阳、哈尔滨等地“弘法”和散发“法轮功”资料,并主动负责这些人的吃住,给他们提供经费保障,3年时间支出了数万元费用。

  2002年,由于丈夫一人无法打理百货生意,就将店面出兑,重新回老家种地。这下,没有了丈夫的约束,我成了自由人,家里就成了一个窝藏“法轮功”人员练功交流和隐匿资料的地方。

  丈夫得知后,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头,可我却始终听不进去。最终,丈夫不堪忍受,向我提出了离婚。可我却误认为这是“师父”考验过“亲情关”,一点也没有犹豫,就与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  后来,由于我经常外出活动,需要大量资金支持,也没有别的经济来源,就想到卖掉县城的楼房来解决资金的问题。就这样,我偷偷地把县城的房子买了,在附近给孩子租了一间房子免费维持生计。而卖房款很快便用在和其他功友 “弘法”、讲真相、印发资料上花掉了。

  从2003年到2008年这段时期,在李洪志“经文”的教唆下,我和功友们整天忙着“发正念”、“讲真相”、煽动“三退”、散发传单、光盘等工作,离家多年未归。

  直到投无路后才恍然醒悟

  2008年6月,实在走投无路的我不得不回到了丈夫农村老家。多年未见,丈夫、孩子、公婆看到我时,全部傻眼了:当时虽已是初夏时节,但我身上穿的却是过冬衣服,蓬头垢面,一身肮脏,连鞋子也是破的,背包里只剩下一袋饼干、一个接水喝的矿泉水瓶子……

  “这些年你去哪儿啦?怎么活成这个样了呢?”婆婆连忙把我领进屋,带我洗澡换了衣服,然后又给我做一桌好吃的饭菜。

  吃完饭后,婆婆拉着我的手劝道:“你想想你这么多年干了什么傻事?看看你穿的是什么衣服?过的是什么日子?连个住处都没有,如果你这些年安心在县城做小百货买卖,咱家就是上百万富商了!”

  看我低头不语,婆婆又接着说:“家里缺女人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家,只要你放弃‘法轮功’,全家人都欢迎你回来!”听完婆婆的这番话,我忍不住掉下悔恨的眼泪。

  晚上,我躺在炕上,内心就痛苦不已,回想自己为练“法轮功”12年来的所作所为,泪水再也止不住了……

  第二天,吃早饭时,我低着头,不敢面对家人的眼睛。吃完饭,我自己独自一人坐在炕上望着窗外开始反思:我为练“法轮功”付出了12年,败光家业,生意丢弃了,房子卖了,钱也没了,家也没了;再看到原来的邻居、同学,她们一个个有说有笑,或牵着孩子的手串门,或一家人一起外出干农活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……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为了帮我彻底脱离邪教,丈夫请来了镇里志愿者上门帮教。在志愿者的帮教下,我才真正认清“法轮功”残害生命、破坏家庭、大肆敛财、扰乱社会的危害本质。我彻底醒悟了,决定洗心革面,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。

  希望我这段惨痛经历能让更多人警醒,真心希望那些身陷邪教的人们能早日回头,不要犯我这种致命的错误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责任编辑:徐虎)